如題。

2017/2/18祁连山(2015-2017)和QM(2015-2016)自此完结

 

  相澤消太消失了。同他的名字一般。

  其實他也是突然出現的,在這間教室裡,自己坐在窗邊的位子,他就這麼出現在自己背後。

  不聲不響,是個上課認真的學生,從未跟自己有過對話。

  窗邊的位子可以看到外頭枝椏上的鳥,暖暖的鵝黃色,自己很喜歡,只是夏天時就有點吃力了。陽光肆無忌憚的躍進,蟬聲可以蓋過板書突如其來的嘶啞。

  一支筆芯抵上自己的背。回頭一看,後面的他把自己遺落在地的橡皮擦遞上。

  自己開始回頭找他講話,像窗外肆無忌憚的蟬。

  蟬的聲響充斥耳邊。但細聽的話,會有那麼一瞬間軋然而止,稍待片刻才又響起。

  像我行我素的自己。

  座位上的他仍然是不聲不響。但如果自己想聽他說說話,他還是會開口。

  那個夏天,照在回頭的自己身上,照在他身上的陽光刺眼。

  相澤消太,是耀眼。

  自己也知道,自己永遠會這麼覺得。

  只是那兩個窗邊的位子,連同座椅都不是當年的樣子了。

  相澤消太消失了。同他的名字一般。

  也或許,他其實沒有消失?只是利用他的「個性」,抹消那兩套座椅,抹消窗外枝椏上鵝黃色的鳥,抹消會灑進教室,會灑在自己身上的陽光。

  他是突然出現的。

  出現?

  突然出現的,一直都是自己吧。

  就是如此突如其來還不自覺,如今才手忙腳亂。

  會有一天,像忘記自己身為學生的日子那般,淡忘你的存在嗎?

  坐上曾經屬於自己的位子。回頭望向空蕩蕩的座位。

  夕陽斜射進任何不存在的地方。

  今年的夏天都還沒到呢。應該說,他還會到嗎?

  在想什麼呢,自己。想跟著消失嗎?

  真是的,「抹消」明明是屬於他的啊。

  自己依然還在這。

  等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之 的頭像
阿之

你能理解萌上冷cp的痛嗎?

阿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