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之我恨自己腦洞補不完的腦袋。(望天

和學妹聊天隨口說句「欸我沒梗了有沒有喜歡的歌推薦一下我拿來寫文」

……結果真的得到回應!(你是怎樣不然要人家無視你嗎

總之人家給我這首歌啦~

【中日字幕】 愛唄~since 2007~ 『ストロボ・エッジ』主題歌(Kobasolo & Lefty hand cream Cover)

 

聽了之後不知為何被男生獨唱的部分「ゴメンネ」那句戳中?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是那男的嘴角上揚時覺得有麥克風的fu!(擅自認為

還有那句「めちゃくちゃ好きだ!」語感聽起來超讚超喜歡!看中文翻譯是寫「超愛你的」就拿來用了!

另外我這次挑戰純愛風格!(?

以下!

 

 

 

  空氣中凋零著花香。是櫻花。

  又是個開學的季節,一個開始與結束的季節。他的學生時代也確實在某個春天開始,在某個春天結束。畢業後在街頭看見穿著制服的人影,往往會想起年少輕狂的日子,但他不會刻意去看從前的校園,聯繫通訊錄上曾在同一空間並肩的同學。

  回顧從前是種不合理的行為。因為所有事物都長大了。

  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會答應回到母校任教。

  同樣的校門,桌椅換新過的教室,窗外粉色的光景,站在講台上的自己──以老師的身分。

  看著熟悉的事物改變,會感到感傷呢。──因為自己也變了。

  不再是躊躇滿志的孩子,剛開始冒出來會煩躁的鬍渣現在卻能無視它的存在,不被長輩拘束,也沒人關心自己。這就是大人。

  是無能為力的人生階段。

 

  相澤消太坐上教職員室裡屬於他的位置。他一直是獨來獨往的,撇除工作上會接觸的同業與便利商店店員,他甚至能過上好幾個禮拜都沒和人說上話的生活,現在猛然面對狹小空間裡的20個孩子,超過40隻眼睛盯著他(有些「個性」有好幾隻眼睛),對著他嚷嚷「相澤老師」,一瞬間掌心捏緊冷汗。

  沒關係,會過去的。就像高中一晃而過的三年。

  「Eraser?真的是Eraser?」

  ……高中同學的出現倒是始料未及的。

  「哎呀好久不見啦!上次同學會你也沒來!」很不幸的,高中時某位姓山田的同窗──英雄名Present‧Mic──湊巧成為與他同梯的雄英教師,在教職員室還坐隔壁。

  啊啊,這下麻煩了,好死不死還是這傢伙……除了那高高豎起的金髮,山田、不,麥克風幾乎沒什麼改變,老樣子剛碰面就當對方是拜把兄弟,逮著機會就叨叨絮絮說個沒完,相澤當機立斷鑽進睡袋睡覺。高中時他就不太能應付這類型的人。

  何況山田還是相澤消太年少輕狂的證明。

  相澤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能和每個人都搭上話。

  在那個磚路上零落著櫻瓣的春天,首次繫上紅色領帶的相澤還帶著屬於自卑少年的緊張。或許在長輩眼中他比任何同齡孩子都要傑出,但他沒有自信與猜不透思維的青春期少男少女相處,總是以冷冷的目光把自己獨立出來,獨自走在「優秀」的路上。升上高中這改變環境的行為,相當於刪掉遊戲存檔重新開始,對好不容易找到方法與同學們相安無事的他來說堪比自我了斷。

  希望別碰上難纏的同學吧……相澤這麼想,才剛踏上採光良好的走廊,立刻一個朝氣十足的聲音喊著「同學!」猛拍他的肩。墨鏡遮不住小臉上燦爛的笑、隱約泛著櫻色的金髮明顯用髮膠抓過的少年初見面便與他勾肩搭背。「我是山田!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啊還有不好意思我找不到教室在哪裡啦同學你知道1-A怎麼去嗎?」

  竟然因為這麼微不足道的理由與聒噪的傢伙搭上線,相澤後悔自己當初為何要放慢腳步。更糟糕的是對方還坐自己前面,三不五時便轉過頭找他聊天,就算他趴在桌上睡覺也要硬拉他起來去食堂吃午飯。但要認真說起來,和山田成為「朋友」是有好處的,這位大聲公型人物非但不會說人閒話,反而會替被說「好陰沉」的相澤護航,凡事都先想到相澤,只因為對方是他升上高中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即使相澤從未對他的行為表示感謝或回報。

  起碼是個還稱得上愉快的三年。但這並沒有改變什麼,畢業後他們還是會分道揚鑣,因為學校而連結在一起的友情沒有永遠。相澤想。


  「相澤?睡著了嗎?」

  「……睡著了。」

  山田笑著拍拍他。「你要不要一起玩?」

  相澤睜開充斥血絲的惺忪睡眼,三個拿手電筒照自己臉的大男生擠眉弄眼看著他。

  「你們不是自己在玩大冒險嗎?」相澤稍微撥開黑色的瀏海,沒嚇到人的山田和兩位男同學一臉失望。畢業旅行是四人一房,扣除山田和自己,其他兩位當然是山田的朋友──畢竟相澤也沒其他朋友。

  「剛剛玩太過火被老師罵啦。」山田嘟嘴。秉持畢業旅行怎麼能浪費在睡眠上精神的他們已經玩了好一會撲克牌邊玩邊賭到零食全賭(吃)光了,不賭太無趣所以賭輸的玩大冒險,剛剛山田就輸到在大廳跳扭扭舞,剛好被半夜起來去外頭抽根菸的老師發現。

  「改玩真心話啦真心話!都沒聽相澤說過什麼秘密今天一定要你全說出來!」山田興奮地發牌,揭開噩夢的序幕──相澤邊聽其餘兩位同學爆料山田玩了幾遍大冒險邊看牌技不是普通爛的山田被逼著把小學三年級還會尿床的糗事講出來。

  凌晨四點,再多有精力的男孩都差不多累了,如果是賭錢的話山田應該傾家蕩產了吧。這時忘記是誰拋出個難題:「山田你有喜歡的女生嗎?」

  「對耶!無法想像你這傢伙竟然沒交過女友!說吧說吧該不會是暗戀誰?」

  「太、太卑鄙了!竟然問這個!」山田原本快閉上的綠色眼睛透露緊張,讓快睡著的相澤也提起精神來捉弄……逼問山田。

  「是你說要玩真心話的不是嗎?」相澤勾起山田從未看過的壞笑。

  「……只、只是沒有對象而已啦!」山田躲進棉被裡,略帶睏意的聲音悶悶的。「這種事要講緣分的嘛……」

  「一定有鬼!怎麼可能沒有!」

  「相澤你的武器呢有帶吧拿出來!」

  相澤立馬爬起來翻包包,身後已展開一場搶棉被大戰。敵不過三個大男生的山田最後只能慘叫著護住褲子──因為他想逃跑卻被抓住褲腳拖回來──驚天動地的音量吵醒旅館內所有人,四人被罰早餐時間在所有旅客面前跳扭扭舞謝罪。


  「你的牌技真的超爛啦還要賭!」其中一個同學這麼說,拿著啤酒與麥克風碰杯。

  相澤默默在角落聽眾人話當年。在不知第幾個迎接新學生的春天,麥克風打著畢業十周年的名號又召集了一次同學會,硬是把躲進睡袋裡的他扛到居酒屋來。理所當然的,大家很快便對基本上只和麥克風對話的相澤失去興趣,轉而調侃一向是開心果的麥克風。

  相澤不喜歡去談從前的事,因為從前已經留在從前了。

  畢業典禮後他沒有主動聯繫任何一個人,包括山田。不過看著手機裡99+未讀訊息,相澤獨獨回覆他。是因為怕山田會胡思亂想嗎?相澤不解。畢業旅行回來後,山田悄悄把他拉到無人的角落告訴他那晚沒說出的秘密。

  「……我是同性戀。」山田低頭小小聲的說,在相澤的角度能從墨鏡上方看見那雙碧綠瞳仁。「因為是你我才說的、所以……」

  「喔。」

  「好冷淡!你最要好的朋友對你出櫃耶!」山田突然便恢復原本的語氣像相聲吐槽那樣拍相澤。

  仔細想想,他的確沒其他朋友,要說山田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或許沒有錯,相澤默默下了這個結論。即使畢業後可能不再見面,但至少回一封訊息吧,相澤可不想被山田誤會自己因為知道他是同性戀而疏遠他。

  『好無聊~相澤有喜歡的歌嗎?分享來聽聽!(=゚ω゚)ノ』

  離開同一環境,少了共通話題,聊天記錄裡也只剩這種東西了。相澤感到困擾,卻沒想過要已讀不回。

  ……為什麼、會這樣替山田著想呢?

  明明不管被誰討厭都無所謂的。為什麼會在意山田怎麼看自己呢?

  相澤隨手丟了個YouTube網址,他不常聽歌,只是找了個旋律順耳的英文歌而已。

  『英文歌?相澤你知道歌詞的意思嗎(☉д⊙)』

  『只是喜歡旋律而已。』

  『真是的~明明知道人家喜歡男生還給我這種東西(*´艸`*)這是情歌啦超肉麻的那種喔(´///∀///`)』

  ……相澤還挺後悔的。

  久而久之,工作忙碌的兩人連無聊的話題也用罄。時至今日。

  「對了,前幾天那個新聞是真的嗎?」同學會上忘了是誰挑起這個話題。新聞指的是人氣DJ Present·Mic和女粉絲間的緋聞。

  既然是「女」粉絲,那肯定是假的,問題是除了相澤沒人知道真相。老樣子被甩著玩的麥克風連相澤都看不下去,把手中啤酒一飲而盡便往麥克風身上倒去。

  「……咦?相澤?咦咦已經醉了嗎?喂!別睡啊相澤!」

  他其實害怕與舊識重逢。尤其是山田。

  就因為曾是最要好的朋友,相澤更不想面對遺失了十年的他。十年的時間足以抹去少年青澀的痕跡,足以奪走他們天真的思維,足以破壞一切恆定。

  你為什麼要再次出現?

  為什麼不能以記憶中的年少模樣活著呢?

  為什麼、要、動搖、呢……

  「唉~沒想到相澤你酒量這麼差啊~」麥克風扛著相澤坐上計程車,才關上車門就聽到口齒清晰的回答。

  「因為只有你知道我住哪,所以只有你能送我回去了。」相澤連眼睛也沒睜開。

  「……咦?」

  「幹嘛?」相澤睜開一隻血紅的眼。「你還想繼續戀愛話題?」

  他不懂麥克風的想法。即使他們曾是朋友,仍然沒有道理為他付出。成為同事到現在,麥克風時不時對鄰座的他噓寒問暖,甚至跟著他跑回家嚷嚷著「怎麼有人能邋遢成這樣子」的大掃除,難得空閒的日子還會把他從睡袋裡拖出來說曬個太陽也好……為什麼這樣對我?這樣照顧一個自私的人?

  這樣照顧一個獨自把秘密藏在心底的人?

  「……說起來,我真的沒有聽相澤講過祕密耶。」麥克風打開不知第幾罐罐裝啤酒時說。他們倆到便利商店去買了一堆啤酒準備在相澤家續攤。

  相澤不以為意的撓撓黑髮覆蓋的後頸。「你這老是跟女粉絲傳緋聞的人還想探聽別人的緋聞啊?」

  「連你也這樣!那些都是姊妹淘啦!啊啊可惡,今天一定要你全說出來!」麥克風撲上來搔相澤的癢處,只用髮箍固定的金髮披散在空中,畫出亮眼的色彩。兩人嬉鬧的在地上打滾,就像學生時代一樣的單純。

  「夠了啦!」酒酣耳熱的臉有些發燙,相澤推開胡鬧的麥克風。「……喂,你又為什麼沒交男朋友啊?」

  「有啊,就是你。」麥克風吐舌裝可愛。「男性朋友要簡稱男友也行嘛~」

  相澤冷冷看著年紀不小還要裝可愛的大男人。躺在地上一個打滾滾到牆邊。

  「咦?咦咦?相澤?」麥克風上前察看捂臉面壁的友人,從烏黑髮絲間露出的耳根赤紅。

  「……你是笨蛋。」

  「咦?!」

  為什麼要對我好。

  為什麼對我毫無保留。

  為什麼、只對我……?

  「到底是怎樣啦相澤!」麥克風拉開那顫抖的手,帶著鬍渣的臉上,剛剛被搔得笑到飆淚的眼仍有淚水在打轉。

  山田是他年少輕狂的證明。

  是他交過朋友的證明。

  是他第一次發覺自己愛上一個人的證明。

  「我喜歡你啦,笨蛋。」相澤甩開麥克風的手。「笨蛋……」

  是沒有自信的自己,只陪在對方身邊便心滿意足的證明。

  

  「……說起來你當年真是有夠膽小的!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啦!」麥克風拉開燦爛的笑容,褪色的金髮不減耀眼。

  相澤聳肩。他不喜歡去談從前的事,因為從前已經留在從前了。

  因為他們活在現在。

  從斑馬線踏上人行道時麥克風絆了一下,所幸相澤拉著他才沒跌倒。抬頭又是個天真單純的笑容。

  在某個櫻花被風捲向天際的春天,相澤第一次聽了麥克風的廣播節目。因為是麥克風要他聽的。帶著倦意坐在收音機旁──他怕躺著會睡著──麥克風朝氣十足的聲音從小小的機械傳出。他知道麥克風有主持廣播節目,卻從不轉到那個頻道。他一直刻意保持著距離感,因為害怕山田變成他所不知道的樣子,害怕山田不再把他當朋友,害怕山田眼中的自己也有所改變卻渾然不覺。自私的,希望山田能停留在記憶中最美好的樣子。

  「今天的節目也要結束了!想必大家其實很想知道答案吧?」收音機傳出的氣氛突然改變。相澤打消去接麥克風回家的念頭──此時錄音室外肯定一堆想追蹤緋聞的記者。

  「嘛,也沒什麼啦,只是我突然想起某人曾送我一首英文歌,自己卻不懂歌詞,所以!我替他改編了一下翻唱成日文版喔!」

  說完竟然真的現場高歌。沒聽過廣播的相澤默默懷疑廣播節目真的都是這樣的嗎?闔眼想睡下去時,聽出熟悉的旋律。

  ……這歌詞真的超肉麻的。

  「……把這首歌送給喜歡這首旋律的Darling。」麥克風的嗓音是一慣的朝氣十足,可以想像出那碧綠的瞳仁堆滿笑容。「超愛你的喔,My Hero.」

  竟然害討厭媒體的他被記者纏上,相澤不知該哭或笑。那時他們才剛交往不到一個禮拜。

  取下老花眼鏡滴了眼藥水,相澤眨眨眼又牽起麥克風的手。麥克風是一慣的喋喋不休,還老愛話當年。

  其實會害怕。擅自想陪在你身邊的自己會不會給你造成困擾。在你的人生中有我的存在,真的會比較好嗎?

  即使陪在你身邊就是我的生存意義。

  相澤捏緊手心,混雜銀絲的黑髮凋零在風中,在夕陽下與金色長髮重疊,輕聲哼著喜歡的旋律,身旁的麥克風跟著打拍子,最後唱起那超肉麻的歌詞。磚路上零落著櫻瓣,兩個年邁的腳步彼此相依。

  「我愛你。」帶著鬍渣的臉上一個淺淺的笑。

  「嗯。超愛你的。」麥克風回報更加燦爛耀眼的笑容。

  從前已經留在從前了。

  唱著愛情的他們,活在現在。

 

 

The end.

 

 

 

最後這種結局我想久終於寫出來啦!

這兩個肯定是那種老夫老妻!麥克風會叨叨絮絮相澤年紀一大把了還不注重身體不注重打扮給他作飯和買一堆衣服!(?

然後相澤老是只回「好啦好啦」結果就吵架了!(?

然後晚上看相澤在電視機前睡著的麥克風就氣消了!(?

然後想把相澤抱回房間睡結果閃到腰!(?

然後隔天相澤一臉不情願的照顧無法下床的麥克風!(?

啊不過妄想一堆卻只寫了手牽手走在街上……阿之我要說!身為大叔控萌大叔萌到無法自拔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可是要知道二次元和三次元是不一樣的……

活在三次元的阿之被阿伯萌到無法呼吸。(咦

手牽手是真人真事!是真人真事!三次元的阿伯超萌!阿之我曾在夜晚的花蓮街頭迷路,好不容易找到對的路口要等紅燈過馬路時……從後方走來兩個阿伯……手牽著手!!!

阿之我當下很有禮貌的禮讓長者先行自己跟在他們後面猛盯那兩隻牽緊緊的小手手!(喂警察嗎這裡有變態

過馬路要走上人行道時……其中明顯動作比較緩慢的阿伯被台階絆了一下!

牽著他的阿伯轉過頭來用台語對他說「小心點!」

小心點!小心點!小心點!!!!!(就地爆炸

阿之一直跟到他倆轉彎為止(沒被逮捕真是奇蹟

啊順便說另一個好了,阿之在台南火車站前的公車站等18號公車的時候!旁邊站了兩個阿伯(又是阿伯?)穿POLO衫戴鴨舌帽背後背包看起來是一起出遊的樣子(你會不會記太清楚了點

某輛空蕩蕩的公車來了~阿伯A緩慢的獨自一人走上去,才剛要踏上公車時阿伯B終於發現他家阿娜答……喔不是發現他朋友亂跑,趕緊用台語叫他回來:「我們是要坐18號啦!」

……18號?

跟我坐同一班公車嗎!

但是18號是很多學生都會坐的公車……阿之我幸運地搶到最前排、司機後面、靠走道的位置,首次發現司機斜上方有個後照鏡能看清後面走道的人……所以我看到了、因為只剩中間一個位置和最後面一個位置,所以兩個阿伯分開坐……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沒有!車上幾乎都是睡覺的學生超安靜!過幾站有人下車了、坐中間的阿伯B旁邊的位置空出來了!

阿伯A緩慢地走過來了!!

阿伯B:「啊不坐後面?」

阿伯A:「坐你旁邊比較安心啦……」

(兩人是用台語對話)

比較安心啦!比較安心啦!比較安心啦!!!(冷靜

呼幸好我冷靜下來了雖然全程盯著後照鏡(喂

我下站時兩個阿伯還沒下車嗚嗚嗚好想知道後續喔(咬手帕

嗚嗚嗚麥克風和相澤老師老年肯定是這樣……一起出去兩人旅行一路上麥克風一直在講話然後消太在公車上閉目養神下車後一臉微笑的牽麥克風回家!像阿伯B那樣口氣有點無所謂的感覺但看到麥克風耍迷糊時就趕快把他拎回來!啊啊啊啊啊三次元的阿伯真的超萌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瘋狂甩頭吶喊

好!我要出門去捕獲阿伯……喔不,是找靈感去了!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之 的頭像
阿之

你能理解萌上冷cp的痛嗎?

阿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之
  • 發現我真的很容易被歌戳中......所以想把阿之推入火坑的孩子(?)分享一下自己的愛歌吧~阿之我......不一定會寫(遭毆
  • Q毛
  • 啊啊啊 一想到相澤老師臉紅的樣子我就露出痴漢笑容啊啊啊
    為什麼阿之都可以遇到可愛的阿伯OAO
    我也想要啊啊啊(翻桌
    然後歌的話我推薦
    理奈-崩壞x活動小丑(好像會變虐文(´・ω・`)
    題外話:103話的相澤老師的嫌棄臉好萌Ψ(´▽`)Ψ
  • 啊啊很晚才看到這留言呢……
    所以!我!乾脆寫完再來回!(啥
    啊哈哈哈哈對相澤老師露出痴漢笑的你絕對不是一個人啦
    還有並不是阿之都可以遇上可愛的阿伯!而是要去挖掘可愛的阿伯!(?
    還有感謝你陪我玩啊哈哈哈哈!我來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路狂奔

    阿之 於 2016/08/20 21:16 回覆

  • 微吃貨
  • 啊…如果阿伯年輕個四十歲左右(你想幹嘛
    那就多一個變態跟蹤了www(報警處理
    我被阿伯的互動萌到了~~^////^
    深深相信麥相老後的互動肯定是如此!!!
    還有這首歌真是好聽啊~~~
    啊!阿之是臺南人嗎!?(搞錯重點
  • 你還太嫩了啊騷年(?
    阿伯的魅力就在於經年累月慢慢堆砌起來的感情!(握拳
    另外……哎呀太興奮暴露行蹤了呢……(遠目

    阿之 於 2016/08/20 21:18 回覆

  • 暱稱什麼的不重要
  • 扭扭舞那裡好可愛超可愛的!!!!!!!想看相澤老師跳♡♡♡♡♡♡♡
    這次的甜是溫暖了心的甜呢感覺好棒嗷嗷嗷嗷
  • 好想入住那間旅館(正色
    這就是屬於男高中生的瘋狂啦(仰天貌

    阿之 於 2016/08/25 08: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