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搞笑之作。

突然想起來神樂曾經學連續劇的劇情教訓阿銀

既然妹妹這樣,那哥哥也是這樣對吧!(誤

以下,開始囉! 

 

 

  阿伏兔正在改公文。
  ......很好。
  把弄手中的繩子,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今晚......絕不會讓你逃了。

  「阿伏兔!」
  聽見神威的聲音,阿伏兔默默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順手帶上門的團長。
  「怎麼?你又要幹......嘛?」
  此時的神威只圍著一條浴巾,頭髮還溼答答的,面帶微笑地拉緊手中的繩子......不,是電線。吹風機的電線。
  「幫我吹頭髮!」
  「你就這樣跑過來?......喂!不准玩電線,會壞掉的!吹風機拿來!」
  「又沒關係,反正阿伏兔會修好的。」
  「好吧,那你弄壞了再來找我。」繼續埋頭改名義上是要團長親自看過的公文。
  「咿──不要這樣嘛!」以飛撲之姿抱住阿伏兔,完全忘記上次做這個動作時的他只有十歲。阿伏兔就這麼以背上揹著神威的模樣飛出去顏面著地。
  小手趁機不安分的亂抓。喔喔,摸到胸部了!從八歲以後就沒再摸過了!呀,還是一樣這麼緊實有彈性──
  「......給我起來。」訓練有素的金蟬脫殼。只是沒想到這小子的八爪功又進步了,死抱著他的大腿不放。
  「讓我在這裡睡覺嘛~」能夠枕著阿伏兔的大腿睡覺是人家長久以來的夢想!
  阿伏兔拿出平常都會放在口袋預備哄團長的食物。今天的是棒棒糖。
  神威幸福的晃著呆毛,兩三下就把棒棒糖咬成碎塊,即使他臉上是惹人愛的甜美笑容,還是讓人產生了「絕對不要被他咬到」的想法。乖乖坐在原地呆毛晃呀晃。總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
  一條毛巾蓋住頭,還沒反應過來,一隻厚實的手用力揉亂他的頭髮。
  「──阿伏兔!」
  「乖乖坐好。真是的,連頭髮都沒擦乾......」剛剛跑去拿毛巾的時候還看到地上有一串溼答答的腳印......工作又增加了。
  順從的正坐,沉浸在幸福光環裡。啊,趁機倒在阿伏兔懷裡好了。依偎在寬闊的胸膛,抬頭深情款款地和阿伏兔對望......不行不行!阿伏兔都叫我乖乖坐好了!果然還是要好好表現,然後再跟阿伏兔撒嬌討獎勵......呼呼呼呼呼──雖然神威本人是這麼打算,但此時的阿伏兔只覺得那根亂晃的呆毛一直干擾他讓他很火大。  
  「不對  !」神威突然站起身。「我忘記了……我竟然忘記了!」忘記原本的目的!
  「......啥?」
  「阿伏兔!」雙腳打開與肩同寬,抬高下巴左手叉腰右手指著一臉無奈的男人,擺出自認很有威嚴的姿勢,阿伏兔很貼心地坐在地上不讓他破功。「你說!我們夜兔的設定是什麼?」
  「......很會吃?」腦中浮現團長伙食費的賬單。
  「那個好像也算……不對!另一個!」
  「......戰鬥民族?」
  「阿伏兔,沒想到你竟然跟大部分讀者和某隻大猩猩一樣忘記夜兔最早的設定。」學著阿伏兔的樣子搖頭嘆氣。「說到夜兔的設定,那就是──不能照到陽光的皮膚!也因此,晶瑩剔透而白皙透光吹彈可破滑嫩透白的肌膚!」
  「你擅自加了多餘的形容詞吧?雖然你的詞彙量比想像中的多讓我很欣慰......所以那又怎樣?大叔我年輕時也很白的啊。」
  「沒錯,就是這個!之前那隻大猩猩還想補救我妹的夜兔形象還畫了神樂中暑篇!可是他竟然忘記──我們第七師團根本清一色都是大叔!」
  「沒辦法他是一個不小心漫畫裡就都是大叔的漫畫家啊。」
  「所以說,」手扶著胸膛。「我才是最優的吧!?」
  「......啊?」
  「第七師團唯一皮膚晶瑩剔透的夜兔!這部漫畫唯一的呆毛!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明明出場機會很少還是每次都有進入人氣排行前十名!」
  「......」鄭重考慮要讓團長少看點電視......而且你在刺激我嗎?大叔我的名次退步錯了嗎?
  「為什麼?我明明是第七師團最可口的果實......為什麼阿伏兔對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決定了,我要取消付費電視。」
  「你想轉移話題也沒用,阿伏兔。」笑容更加燦爛。「其實我都知道的。」
  就在阿伏兔腦袋裡的吐槽區正在累格時,神威直接撲上來推倒阿伏兔,使出八爪功讓他動彈不得。
  「我知道喔……阿伏兔每次都主動把我的公文拿去改,」
  「因為交給你的話會變成擦嘴的衛生紙。」
  「明明我早上都會睡迷糊把你踢飛,還是會端著愛心早餐出現,」
  「你就是血糖過低才把我踢飛的不是嗎?」
  「不管我怎麼到處鬧事、受傷、身上都是(別人的)血,阿伏兔還是會負責收拾善後並幫我清洗、包紮傷口,」
  「反正又講不聽我只能幫你擦屁股啊,而且你身上都是(別人的)血就去睡覺會把床鋪都弄髒的。」
  「最後,最重要的一點.….. 最近阿伏兔做的飯,變得更好吃了!」
  「喔,你說那個啊,因為你說喜歡地球的米所以我就叫人多買一點回來......」
  「所以,就以上幾點來看!」神威深吸一口氣,露出壞笑。「阿伏兔......你為了我去做新娘訓練了對吧!!」
  「......蛤?」
  「不用再掩飾了......阿伏兔怎麼可能對我沒感覺嘛。你是那種以為『只要我照顧他他就會喜歡我』的人吧?放心,不用害羞,大聲的把愛說出來吧!其實我也喜──嗚噗!」
  用力推開神威愈靠愈近的小臉。「肚子餓了是吧?我去弄宵夜。」
  「宵夜!我要吃──不行!事到如今怎麼能被食物誘惑!我還特地先洗了澡才過來!」固定住阿伏兔的手,呆毛蠢蠢欲動。「我已經充分的預習過了......電視上都有演,只要雙方互相喜歡先上車後補票是不犯法的!」
  阿伏兔呈現昏倒狀態。我要把電視給砸了。
  「阿伏兔──」
  「......如果這麼做能讓你清醒的話,那就來吧。」
  「真的!?」
  「我開玩笑的。」有機可趁。順勢翻身爬起來,變成神威在下阿伏兔在上的姿勢。
  神威眨了眨藍色的大眼睛,白皙的臉龐略為泛紅,雙手放在胸前,露出靦腆的笑。
  「阿伏兔想在上面就直說嘛......」
  阿伏兔奪門而出。
  神威失落的坐在原地,呆毛無精打采地垂下來。阿伏兔有這麼討厭我嗎......
  就在神威落寞的考慮要不要熬夜看深夜節目來長(錯誤的)知識來挽回阿伏兔的心時,聽見門的方向傳來熟悉的腳步聲。抬頭,映入眼簾的是面無表情折回來的阿伏兔。
  「阿伏兔!你果然還是對我......」
  「閉嘴。」阿伏兔伸出手。「把吹風機拿過來。」

 

The End.

 

 

 

嗚哈哈哈到最後全變成對話了啊哈哈哈哈!

結果阿伏兔還是跑回來照顧神威啊啊啊!

其實這篇本來是要畫成漫畫的!

──但是阿之要開學了沒時間埋頭畫了......老媽半夜醒來的機率也增加不能熬夜了可惡

神威加油!阿之會支持你的戀愛之路的!

 

阿伏兔:你就是把我們團長腦殘化的那個人吧。(手持電視

阿之:等等!別衝動!有話好說啊啊啊啊啊!!!

神威:對啊阿伏兔!冷靜點!別砸我的電視啊啊啊啊啊!!!

阿伏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之 的頭像
阿之

你能理解萌上冷cp的痛嗎?

阿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